<form id="h19bl"></form>

                  多數大學生陷入報復性熬夜怪圈 你有沒有沉迷其中呢?

                  2020-05-08 09:45:13    來源:中國青年報    

                  開學時間一延再延,宅家的時間越來越長,張媛的黑眼圈也越來越重。每天凌晨3點放下手機睡覺,早上7點50分爬起來上網課。從3月在家上網課開始,南寧某高校的大二學生張媛每天睡眠時間都不足5個小時。

                  熬夜帶來的黑眼圈、頭疼讓張媛每天早上醒來都發誓“要從今天開始早睡”。但夜里一躺到床上,她總會習慣性地打開微博或者B站,搜索自己最近磕的cp,看最新的vlog和混剪。“晚上cp越磕越上頭,白天網課越上越困”是張媛這段時間以來陷入的惡性循環。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像張媛這樣,在疫情期間陷入報復性熬夜怪圈的大學生,不在少數。

                  韓閔閔是廣西大學的一名大三學生,寒假回到武漢后,她調侃自己被“封印”在床上的時間前所未有地久,但勻給睡覺的時間卻少之又少。由于白天要應付網課和作業,只有每晚躺倒在床上后,她才覺得時間是屬于自己的,總要做些讓自己開心的事作為補償,手機刷著、音樂聽著,不知不覺就熬到凌晨兩三點。

                  韓閔閔的朋友中,有不少像她一樣,染上了報復性熬夜的毛病。疫情宅家后,他們組建了一個半夜12人的線上麻將群。每個周五、周六的12點左右,韓閔閔在群里問“有冇桌子?”總能得到積極回應。牌局經常到深夜一兩點才散去,他們彼此心照不宣地稱之為“老規矩”。

                  前不久,中國睡眠研究會聯手相關單位推出的《2020全民宅家期間中國居民睡眠白皮書》(以下簡稱《宅家睡眠白皮書》)顯示,全民宅家期間國人睡眠時間整體延遲2-3小時。華米科技與相關單位聯合發布的《2019年中國人睡眠白皮書》則揭示了每天熬夜的人群中,43%是90后,27%是00后,90后人群熬夜最嚴重,平均在零點之后入眠。

                  《宅家睡眠白皮書》一經發布,相關的討論迅速登上微博熱搜。其中微博話題“國人睡眠時間整體延遲2-3小時”“疫情期間熬夜人群上升到23%”“疫情期間避免過度熬夜”等話題閱讀次數均超過100萬。

                  以前,關注國人睡眠問題的專家曾呼吁“把時間還給需要睡覺的人”,可如今《宅家睡眠白皮書》揭示了一個新的問題:因疫情宅家的特殊時期里,年輕人有了時間,也不睡。

                  就讀于南京理工大學的張明楷,疫情宅家期間,幾乎每晚都“舍不得入睡”。他是資深的電子游戲愛好者,在校時為了照顧舍友的睡眠作息,他一直未能通宵玩個痛快,直到今年春節放假,他終于可以“完全放飛自我了”。

                  每晚10點,周遭的環境漸漸安靜下來了,張明楷關上房門,打開一款射擊模擬游戲,在這方只屬于自己的小小世界,他的所有感官很快被調節到最興奮的狀態,往往能敏銳地捕捉到游戲中敵人的細微響動,“手感好了,越玩越興奮”,經常到凌晨三四點,他才戀戀不舍地關掉游戲去睡覺。

                  張明楷覺得,游戲中與隊友一波默契的配合,或是賽后做戰術總結復盤,都能給他乏味的生活帶來意外的快樂。為此,他不惜犧牲晚間睡眠,早上的網課也大都草草簽個到,就去睡回籠覺,“課后再找時間補”。

                  福建工程學院的趙陽,白天的時間除了被學業和生活瑣事捆綁之外,對于她來說,迫使她熬夜的主要原因是這次“超長待機”的假期養成的拖延和惰性。

                  今年年底,她就要跨專業參加法學專業的研究生入學考試,隨著考試日期一天天臨近,“背完就忘”的英語單詞、沒看完的大部頭參考書帶給她不小的壓力。原本她給自己立了條規矩,學習30分鐘,可以有5分鐘休息時間。漸漸地一拿起手機,她就會被各式的漂亮裙子和各類零食吃播所吸引,“學習枯燥,就想摸魚”。

                  白天“摸魚”耽誤的學習時間只能夠通過熬夜擠出時間填補,到了晚上,伴著兩只貓的輕鼾聲,她看完4節網課、記下30頁單詞,“耽誤學習的焦慮感才會消減,才能安心睡覺”。

                  不少年輕人喜歡調侃“一時熬夜一時爽,一直熬夜一直爽”。但與熬夜的爽感伴隨而來的,是身體和生活節奏上的崩潰。

                  “日復一日的凌晨三四點睡,八點起的作息,導致我差點離開這個美麗的世界。”重慶理工大學的馬佳慧在她的日記中寫道。2個月前,她還沒有意識到長期熬夜、睡眠不足對身體健康的蠶食。正當她一如往常早起吃飯時,眼前一黑摔倒在餐桌旁,暈了過去。送醫后,醫生給出的診斷是長期熬夜導致的心律不齊,進而引發的暫時性休克。馬佳慧自那之后退出熬夜大軍,表示“要做個健健康康的女孩”。

                  上海市松江區精神衛生中心心理咨詢科主任常向東認為,疫情期間,年輕人的報復性熬夜實際上是自我心理的整合能力出現了一定的障礙。突如其來的疫情限制了年輕人的自由,打亂了其固有的生活規律。長時間呆在房間里會讓人感到心煩意亂、無所事事,易產生焦慮、抑郁的心理變化,導致年輕人生活變得不規律,可能出現白天貪睡,晚上不能入睡的現象。

                  其次,疫情期間,部分自我約束能力較差的年輕人可能會產生過度玩游戲的行為,無論白天晚上,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常向東建議,特殊時期,年輕人也要對自己有一定的約束,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要求家人管束自己。并不斷告誡自己:自己的行為要符合醫學健康的標準,不能任意破壞這樣的規則,否則,受到傷害的還是自己。

                  盡管還要繼續宅家,但張明楷決定要改掉晚上玩游戲的壞習慣,調整好作息,迎接接下來的期末考試和考研。正好,他充值的網游加速器會員卡剛好已經到期,他打算不再續費。“不能再玩了,要暫時先放一放。”

                  (應受訪者要求,張媛、韓閔閔、張明楷為化名)

                  [責任編輯:L075]

                  Copyright © 1999-2020   www.zhilengcn.com ll Rights Reserved 路透中文網 版權所有  ICP備110117號-1 聯系郵箱:85 53 591@qq.com

                  被夫上司欺辱的人妻HD

                    <form id="h19bl"></form>